瞄准的三大类型


        在《我们的瞄准能力是怎么来的?》一文中提到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我们之所以会拥有瞄准的能力,是因为身体帮助我们完善自己动作的的目的而帮助我们所形成的一种现象。

        这句话还有另外一个意思:不管我们用什么方式来进行瞄准,身体都能够产生对应的感觉来帮助我们完成我们将子球打进袋口的目的。所以,台球技术会不会进步,和我们所使用的方式也有绝对的关系。

        打台球的瞄准方式,可以概分为三种类型。这三种类型是我们在瞄准的时候,我们的大脑在评估结果的方式。

一、我们假设球杆是打在母球的表面。

二、我们假设球杆已经通过了母球。

三、我们准备好力量之后才进行瞄准。

        这三个状态决定了我们的台球技术最终会走到什么程度。

        首先说明第一种,这是所有台球人刚开始使用的瞄准的方式。

        由于我们是以球杆打击母球的表面来判断母球的路径的,因此,球杆打在母球不同的位置,母球的路径是不相同的。如果球杆打在母球“正确”的位置,那么母球就有可能将子球打进袋口。

        这时候,我们会产生两种瞄准的感觉:

1.我们可以估算球杆打在母球的位置来进行瞄准。

2.我们可以估算母球的路径来进行瞄准。(一般球友在进行高杆打击的时候常用的瞄准的方式)

        95%的球友都是用这种方式在瞄准的!这种瞄准的方式,由于可以改变球杆击打母球的位置而产生准度,因此对于手架摆放的要求不高。用这种方式的人,几乎没有调整手架的必要,因此,用这种瞄准感觉的人,百分之百都会养成把手架压在桌面以稳定身体的习惯。

        这种方式对姿势的要求也不高,因为所有的结果都决定在了球杆接触母球的一瞬间,所以对姿势的要求也很低。再加上有手架来平衡身体,因此几乎对姿势没有要求的必要。

        我们之所以能够形成技术,简单来说,就是身体为了我们的动作目的(意图),产生了一定的本能反应。那么,现在这也没有要求的必要,那也没有要求的必要,身体压根就没有形成什么本能反应,最终完全依靠大脑来判断指挥,这样子能有什么技术呢?

        我们的身体要完成一个动作,需要极度复杂的相关动作来配合。哪怕今天我们站起来拿个东西,距离因素的判定,身体的平衡等等,都是由我们的本能反应来独自计算完成的。少了本能反应的支持,而完全依靠大脑的支配,我们根本完善不了自己的动作。

        比方我们要拿一个杯子,我们完全可以感觉到自己伸手能不能拿到。如果伸手够不着的话,我们的身体就会自动调整,向前倾斜,以便能够伸手够着。这是一瞬间的事情,如果由我们的大脑来判断这个距离能不能拿到,我们的肌肉应该怎么动,什么角度的话,我们的动作就会显得非常僵硬。

        打台球也一样,所以,用这种方式进行瞄准的台球人,终其一生,台球技术都不会进步。不管你去模仿谁,夹不夹紧大臂,趴得多低,感觉自己瞄得多准,结果都是一样的,再练100年,还是破烂的技术,这就是95%的台球人的现况!

        因为,自己缺失的是身体的本能反应。也就是说,没有能够激发自身的潜能,动作得不到完善与协调。所以,任何的知识都改变不了这个结果。

        偏偏大家都在追求知识,而没有去改善自己在瞄准方式上所产生的影响。

        所以,台球难,非常非常难。

        第二种方式,是假设球杆已经打完母球。

        由于我们在瞄准之前,就假设球杆已经通过了母球。这样就会产生一种结果:母球的路径已经被约束了。

        母球的路径既然被约束了,那么,当我们的方向有偏差的时候,就会分辨出能不能打准。这样,我们对于自己的身体方向就会有调整的需求。加上我们对于创造母球力量的结果也进行了评估,因此,也产生了自己改善赋予母球力量的过程条件。

        因此,如果一个人在瞄准的时候,能够假设球杆已经通过母球,随便一个身心健全的人如果这么做,他的台球技术都将会因此而进步。

        身体为了帮助我们完成自己动作的目的和想要的结果,因此会将瞄准时的判断结果传递给大脑,这就是“感觉”。一种方式,产生一种感觉;一种感觉,建立一种方式,两者是相互推进的。

        由于我们假设球杆已经击打完母球,因此身体会将结果转移到我们所使用的器材,或者动作部位。这时会产生三种瞄准的感觉:

3.能够利用球杆方向来进行瞄准。

4.能够利用手腕来进行瞄准。

5.能够利用手肘来进行瞄准。

        身体为了更好地帮助我们完成打击的目的,会忽略掉母球的体积,我们会产生一种“错觉”:能够感觉到球杆是指着进球点的。

        我们称身体产生这种错觉的能力为“幻化”。

        如果我们感觉到球杆会指向进球点,但是如果我们不相信自己的感觉而相信大脑的判断,担心自己不知道母球以什么部位去触碰子球,那么身体的幻化就会被终止。所以什么以假想球瞄准的这些说法,至始至终都是毁灭台球技术的最大杀手。

        当经过一段时间的锻炼之后,等到身体对于球杆的应用能力已经熟练了,为了进一步帮助身体,所以我们可以感觉到能够利用手腕或者手肘进行瞄准。

        这样的好处是,我们改变动作也就改变结果,因此瞄准调整的效率又上了一层。

        一般的选手,基本上一线二线的台球能力是到这里,女子世界级的选手也差不多在这个水平。

        到这里,我们所说的是指瞄准的感觉。但是,打台球单纯只会瞄准是不够的,因此我们还需要将母球的走位控制这块也放在一起,才能够说明其中的差距。

        当母球具有一定的旋转的时候,由于球杆和母球的相对作用,以及母球在桌面移动时候受到桌面摩擦力的影响。因此,母球不是以完全的直线在前进的,而是会因为这些变数影响而改变自己的路径方向。

        因此,还必须将这些参数的变化以某种感觉来进行确认,确认的感觉我们称之为“锁定”。

        因此,上面的这三种感觉还会继续升级成为:

6.能够利用手腕来进行锁定。

7.能够利用手肘来进行锁定。

        大家注意,这里没有用球杆来进行锁定的说法。这是因为,球杆已经被身体看成是一个传递能量的“介质”了,没有锁定的必要了。

        台球技术能够到达这种程度的,基本上已经是属于世界级的选手水平。

        第三种,先准备好力量,并且先使母球产生自己所需要的速度和旋转再来瞄准。

        那么,瞄准的感觉就会再度升级:

10.能够利用动作的完成度来进行锁定。

11.能够利用母球的移动进行锁定。

12.能够利用意念来进行锁定。

        代表性人物就是亨得利,奥沙利文,塞尔比。这些人打台球不是先瞄准再进行控制,而是先控制好母球了,再想办法将子球打准。

        因此,教育台球爱好者不是什么东西都是合适的,而是有什么是他能做的和该做的?

        也因此,台球技术在承传上非常困难。不仅是道理错综复杂,而且每个人的状态也不相同,因此,对于原理的理解、每个人的理解能力、理解应用能力也不相同!


0

    评论



    0.167533s